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救命,她们从梦里出来抓我了! > 第三百零六章 你老公在外面被人欺负啦!

第三百零六章 你老公在外面被人欺负啦!

第三百零六章 你老公在外面被人欺负啦! (第2/2页)
  
  轰!
  
  天际之上,两大七阶至强者的战斗再度开启。
  
  二十二区的阴暗夜色下,夏明看着遍地倒下的尸体,血色与雪色混合在一起,在月色下映照出一片诡异。
  
 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。
  
  血腥而好闻的空气。
  
  快了。
  
  只差一点,再杀几个人就五阶了。
  
  只差……几个人了。
  
  可是,维萝妮卡麾下所有追来的猎狗和幽灵已经被他杀尽,无人可杀了。
  
  那么……
  
  他看向眼前一排排房屋建筑织成的蛛网迷宫般的线条与阴影。
  
  罪恶的乐园。
  
  差点忘记了,这座乐园里,可有着不少的祭品可以杀掉呢。
  
  他往眼前的黑暗中踏去。
  
  脑袋越来越痛了,又好像感觉不到痛。
  
  他已不知此刻自己是冷静还是疯狂,只是双眼的清明渐渐被嗜血与残暴的杀意所替代。
  
  一个戴着宽礼帽拄着手杖的男人忽然从阴影里走出。
  
  他的手中下意识的凝结出黑色的光芒,帽子男立马跪下,献上一份名单。
  
  “恶鬼先生,之前那份名单我不知道您丢没丢掉,这是我最新整理的所有灵能暴徒的据点地址情报。”
  
  夏明接过名单,看着上面的字迹,发出夜枭般沙哑阴冷的冷笑。
  
  “我该如何相信这上面的地址是真的,而不是陷阱与埋伏呢?”
  
  “帽子先生,上一次你引我去的地方,可是差点让我丢了性命。”
  
  帽子男摘下帽子,露出脸上狰狞的疤痕。
  
  “杀尽世间所有依仗灵能犯下邪恶罪孽的暴徒,是我一生的夙愿!”
  
  他猛地抬起头,脸上的疤痕如同蜈蚣般蠕动显眼。
  
  “恶鬼大人,如果您不信,我可以以死明志!”
  
  夏明沉默看着他的眼睛,忽然桀桀一笑,声音幽幽似恶鬼。
  
  “带路吧。”
  
  “是,恶鬼大人。”
  
  帽子男戴好帽子,在前头领路。
  
  夏明好似恶鬼,又好似幽灵般跟在他身后,不发出一点声音,凄清的月光下,那双被黑袍遮住的惨白面具下,只露出一双嗜血残暴的眼睛。
  
  横条街53号,灵能暴徒组织“恶裂”的基地和据点。
  
  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瞪着不敢置信的眼睛,像散架的稻草人般跌倒在地上。
  
  在这罪恶的乐园里,大大小小的灵能暴徒们或独行,或抱团聚集,结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组织、集团。
  
  名为“恶裂”的小型组织在今晚彻底失去了它所有的人员。
  
  夏明站在一众尸体的中央,深呼吸着这芬芳腥甜的空气。
  
  但是,还是差一点。
  
  差那么一丁点。
  
  这些祭品太弱,即使用他们的生命,也无法凝成他突破到五阶的垫脚石。
  
  “很好,你没有骗我。”
  
  他看向面孔被帽檐阴影遮住的帽子男。
  
  帽子男抬起头,望着四周的场景,一脸兴奋。
  
  “恶鬼大人,下一处灵能暴徒的聚集地,您要去吗?”
  
  “带路。”
  
  夏明的回复只有两个字,言简意赅。
  
  竖条街65号,灵能暴徒组织“黑魔”的据点。
  
 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栅一格一格的映照在一地的血色上。
  
  夏明站在血色的地板中央,仿佛身处神秘的祭祀现场。
  
  身周是失去生息变得冰冷的死人尸体,他与漆黑融为一体,恶鬼模样的面具被清冷的月辉照亮。
  
  在这无形的祭祀典仪中,他的灵能突破、升华,透支损耗过度的灵魂本处于极度的痛楚,却在这样的升华状态下产生一种飘飘然好似羽化登仙之感。
  
  五阶。
  
  达成!
  
  帽子男恭敬而兴奋的摘下礼帽,“恶鬼大人,要去下一处地点吗?”
  
  夏明嘴角愉悦的勾起。
  
  “带路。”
  
  今晚,他还没有尽兴。
  
  五阶的灵能,又怎么能让他满足?
  
  杀!
  
  此刻,他还没有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种诡异而狂热的状态。
  
  不如说,已经陷入这种状态的他怎么可能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呢?
  
  二十分钟后,第三处地点,夏明带着帽子男留下一地尸体,扬长而去。
  
  灵能的提升带来的回馈与快gan,让他上瘾般迫不及待前往下一处地点。
  
  第四处,第五处……
  
  反正都是该死之人,反正合该成为他的垫脚石,他变强的祭品。
  
  不知何时,维萝妮卡已经出现在他身后,像是幽灵般躲在阴影里,看着他嗜血杀戮的神情。
  
  快要坏掉了。
  
  她心里这样想着,默默等待着这具容器将自身的身体和灵魂调整到最适合植入的状态。
  
  “恶鬼大人,要去下一处地点吗?”
  
  帽子男此刻不止是恭敬,更是一脸崇拜而狂热的仰望着夏明的脸。
  
  夏明忽然在原地站住,低头凝视那双狂热的眼睛。
  
  “今晚的除恶行动到此为止。”
  
  “不,不去了?”帽子男一脸诧异。
  
  “你的情报很有用,下一次当我再来这里时,来找我。”
  
  说完,夏明转过身,消失在黑暗尽头。
  
  灵能幻灭。
  
  他在内心低语一声。
  
  咔嚓。
  
  好似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。
  
  一瞬间,所有的异常,嗜血杀戮的残暴,诡异狂热的状态,灵魂肉体被侵染的黑暗统统消失。
  
  心底深处好似传来一名老者不甘惨叫的凄厉哀嚎。
  
  没坏?
  
  维萝妮卡微微收缩瞳孔,心底有些讶异。
  
  夏明双眼恢复清明,看着眼前的街景。
  
  不知不觉,他已经来到了一家熟悉的诊所门口。
  
  是有意还是无意?
  
  他微微一笑,看向四周的黑暗。
  
  “出来吧,维萝妮卡,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  
  维萝妮卡面无表情的从阴影里走出。
  
  “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
  
  “随便试试,诈一诈你而已,谁想到你还真这么好骗啊?”夏明眨了眨眼睛。
  
  “你应该知道,面对我,你没有任何胜算。”
  
  维萝妮卡一脸平静的看着他的眼睛,“逃跑的机会,也是零。”
  
  “哦,是吗?”
  
  夏明微微一笑,忽然抬手敲响诊所的大门。
  
  “希娜,希娜你在吗?你老公在外面被人欺负啦!”
  
  (本章完)
  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苟在妖武乱世修仙 隐秘死角 神印王座II皓月当空 最初进化 父可敌国 凌天战尊 斗破苍穹 李治你别怂 白骨大圣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